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在改革开放中兴起的中国哲学研究(构建中国特

2019-02-27 12:52
TAG: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哲学研究立足中国社会生活变迁,开辟多学科交融的广阔空间,在推进文明建设、塑造社会价值体系、凝聚社会共识中发挥着积极作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创新发展中国哲学必须牢牢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充分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养分,合理借鉴西方哲学有益研究成果。

  哲学主要关注价值和的本质,是关于问题的理论,也是其他理论的哲学基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哲学研究取得长足进步,对我国理论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哲学研究要强化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扎根中国实践、回答中国问题,为我国社会主义文明建设提供更多哲学智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哲学研究立足中国社会生活变迁,不断提出和阐释学与哲学交叉性问题,研究成果不断涌现。这不仅促进了中国哲学的繁荣,而且推动了理论的发展。

  当前,中国哲学在哲学和学研究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学术研究领域。从学术路径上看,中国哲学的兴起曾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国际哲学的影响。在西方哲学传统中,哲学曾长期是哲学家普遍关注的重要线年代,学研究中的行为主义占据主导地位,哲学研究则日渐式微。直到70年代后,哲学才开始复兴,成为哲学研究的重要主题,而这一时期也是中国对外学术交流蓬勃发展的时期。我国哲学工作者围绕与哲学、市场经济与社会正义、多元文化背景中的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这些问题的提出和论辩,均或多或少受到国际哲学的影响。

  从根本上讲,中国哲学的兴起源于中国社会实践的巨大变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之相伴随,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发生深刻改变。这既增强了哲学工作者的问题意识,也改变了他们考察问题的思维路径。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开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经济形式,其发展带来一系列深层次的社会变革。这些变革和新出现的社会问题,难以用原有的哲学理论进行解释,需要新的理论范式加以概括。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公平与正义关系问题的讨论从经济学研究领域逐渐拓展到学、社会学研究领域,最终集中于哲学研究领域,成为学术讨论的热点。同时,诸如公平与平等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等问题,也成为哲学研究的热点。中国哲学的繁荣发展表明,从宏阔的理论视角和方层面认识和把握中国社会变迁中出现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是迫切的时代需要。

  价值体系是时代精神的核心。哲学说到底是一种价值追问,只不过这种价值追问涉及的是问题。当代中国哲学的价值追问,从一开始就参与到中国社会新价值体系的塑造过程中。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化,形成许多新的社会群体和利益关系,激发出新的强劲社会活力,同时也产生不少新的价值观念。与以往相比,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社会日益呈现复杂多元的发展特征。在利益关系和价值观念日益多元多样的背景下,人们对如何实现个人生存价值、如何实现社会共存的理解发生显著变化。从哲学意义上讲,这是一个塑造新价值体系的过程。

  改革开放后,关于价值问题的讨论逐渐兴起。较早出现的是关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讨论,这是触及个人生存价值和社会共存基础的深层次问题。接着,关于价值问题的讨论逐渐深入到经济学、学、社会学等学科领域,形成关于如何通过改革经济体制和体制激发经济活力和社会活力的学术讨论。伴随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我国理论研究不断发展,从哲学层面把握价值问题背后所蕴含的一般性问题便成为迫切的理论需要。于是,价值论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成为哲学研究的热点,这为中国哲学的兴起提供了理论准备。90年代后,公平与效率的关系问题日益受到学术界关注,以这一问题的讨论为契机,关于正义问题的研究全面展开。正义理论是哲学研究的重要问题。随着这方面研究的深入开展,一些过去理论较少涉及的价值论问题逐步进入哲学研究的视野,丰富和加深了学术界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和理解。实际上,历史唯物主义从来都是坚持事实与价值相统一的,一直都肯定人的价值选择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重要作用,因而认可从价值论的角度对社会生活进行考察。从这一点看,价值论研究本应属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范畴,而哲学正是在这一理论范畴中回答时代问题的范例。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中国哲学研究力求从时代需要出发回答时代问题,这必然要打破自我封闭的界限,进而形成一个以共同问题为纽带的多学科交叉领域。在哲学研究中,这种以紧密关联于时代问题为纽带的学科融合,为打通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哲学研究和西方哲学研究提供了可能。此外,在哲学与其他学科之间,这种学科融合将哲学与经济学、学、社会学等学科深度衔接,进而形成一个哲学关注现实问题、参与时代精神塑造的理论场域。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中国哲学研究的这种创新性发展,既给哲学自身带来新的生机,也在推进文明建设、塑造社会价值体系、凝聚社会共识等方面发挥着激发时代精神的积极作用。

  进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面临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对中国哲学创新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牢牢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诸如怎样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贯彻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怎样更好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等,解决这些时代问题,没有现成答案可循,也不能依循旧有理论。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因应时代发展需要,对这些问题作出了科学回答。中国哲学研究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遵循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深入系统地研究阐释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蕴含的丰富智慧,在扎根中国实践、回答中国问题中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要坚持实践导向和问题导向,关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实践,紧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进程中的一系列深层次问题,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提供有益学术参考。

  充分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养分。习同志强调,我们决不可抛弃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恰恰相反,我们要很好传承和弘扬,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直深刻影响着中国人的行为和其他社会行为。天下为公的大公思想、和而不同的交往理念、以邻为伴的邦交原则等,这些独具魅力的中国思维,在我国实践中发挥着积极作用。但也应看到,文化是具有时代性的,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生活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时间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只有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相融合,才能充分发挥作用。重视传统不是回归传统,追根溯源是为了更好向前。这就需要中国哲学研究充分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养分,特别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在现代社会活动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合理借鉴西方哲学有益研究成果。创新发展中国哲学,应合理借鉴西方哲学有益成果,择其优者,为我所用。例如,西方哲学中的法治精神,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中国哲学研究可以给予关注。但应清醒地看到,西方文化与西方制度存在区别,西方文化与实践并不一致,甚至存在冲突。在现实社会中,不同文化和制度背景下的人对现代价值的理解必然存在差异,但上的区别并不主要来自文化差异,而更多来自制度设计差异。中国坚持人民,坚持从本国国情出发,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只有这样,中国才能真正实现、法治、公平等现代价值。这是在中西学术交流中必须首先明确的。进入新时代,中国哲学研究应在吸收外来中守正创新,牢牢立足中国实际,紧跟当代中国理论和实践创新步伐,为我国社会主义文明建设提供更多有益哲学思考。

  人民日报科技杂谈:打造服务科研的工匠队伍只有高度重视大科学装置基础运营人才和实验保障人才的培养,大科学装置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前不久在上海举行的某科技论坛院士圆桌会议上,多位院士、专家提出,要重视我国大科学装置基础运营人才和实验保障人才的培养,打造一支优秀的…【详细】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防范“指尖政务”中的“四风”变种实干导向、实效要求、实绩指针,任何时候都需要坚持不懈。真正把“互联网+政务服务”利用好,离不开管理智慧的筑底,也呼唤正风肃纪的托举 近日,个别地方有基层干部反映,手机上政务APP太多,有的甚至要求每天打卡“留痕”,耗费…【详细】